第四六七章期待与你相见(1 / 2)

新科进士授官完毕,除了留在京城里的人,其余众人都需要按照,礼部颁发的上任文书里面的时间赴任,迟者轻者夺职,重者就的把好不容易考来的功名拱手相让。

好在朝廷体贴新科进士们都是官场菜鸟,且刚刚考完贡举,心力憔悴,需要轻松一些日子,所以就放了一个月假期,休整完毕后,就必须上路。

当然啦,这假期只有在外上任的新科官员才能享有,这朝参官只有五日假期,用来料理私务事儿,过后,就得上任到三省六部,以及京畿各州县衙门,好早些熟悉公务。

所以说人家在朝官为何升官升的快了吧!偏远地方上任的官,路还没走完,人家已经度过新人期,准备大大出手。

等你辗转反侧来到岗位上,人家已经干出了好几件政绩,且闻达于官家耳朵中,等你好不容易撞的一头包,摸清了官场门路后,三年磨勘时间到了,三寺会同吏部就开始对你进行考评了,结果毫无政绩,于是得个中下,继续留任而人家朝参官就官升一级。

第一轮结束,然后大家比第二轮,作为官场新人,自然会引起大家的注意,再加上背后有人提携,所以很容易干出政绩,且让皇帝耳熟能详,这一来二去,官阶自然升的快,等外地官员好不容易干出一件拿的出手的政绩时,在朝同年的名字已经被官家屡次提起,甚至委以重任,你说说,这官,他能升的不快么?

不过,外朝官也有外朝官的好处,正所谓,天高皇帝远,发财做大王,只要手段好,十万雪花银!

安化距离临安最少也两千多里地,到狗儿的老家祐川县也有两千多里地,所以这么远的距离,正可谓单路途就得用三月时间。

是故,狗儿就用这个理由回拒了热情的赵老丈。

结果,赵老丈拍着胸口保证只要狗儿娶了他家女儿,且住在他家别院,即使不入赘也行,他就能动用关系,把狗儿改任到离家最近的地方,两浙路州县官缺任由狗儿挑选。

这一下,彻底让狗儿走投无路了,在这样被赵老丈如河提之蚁一般挖来挖去,狗儿真害怕自己幸幸苦苦守着的念头会被他攻破。

“哎呀,小官人,这临安有什么不好的,非要去那荒凉偏僻的大山里与蛮人斗智斗勇?”

赵老丈轻轻呡一口茶水,笑嘻嘻道:“今日天色正好,等小官人吃完朝食,就陪老朽去这大湖里游玩上一天如何?”

狗儿本来想,趁着一个月假日,就回於潜县,寻了媒婆去冯府门上,把自己和三娘子的事儿,敲定好哩,但是,这赵老丈一说,狗儿白吃白住了人家许多日,并且还承蒙人救了自己一命,不管怎么着是不能拒绝的,所以心道,只晚一日算不得什么,于是就点头应了他的邀请。

“娘子娘子,前院传来消息,说赵小官人答应了!”

一位头上扎着两朵花包的丫鬟,一脸兴奋的跑进了赵雪儿的闺房,把这个好消息说了出来。

“哎呀,这么说雪儿姐姐你就要出嫁啦?”

以月老自居,且已经白吃白喝蹭住了半月之久的张月儿,闻听此言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,也不顾地上凉,赤着脚就走到窗户前正在梳妆打扮的雪儿面前大声问道。

以前赵雪儿也如张月儿一般,没心没肺一个,后来有一天,娘亲拉着自己说了一些贴心的私话,自此以后,就突然长成了大姑娘一般,再不像以前一般,野丫头疯玩了。

“哎呀月儿,你不要乱说,阿爷只是邀请他一起游湖而已!”

“游湖?”

张月儿眼珠子一转,嘴巴一歪,就鼓掌道:“好啊好啊,我许久没去湖上玩了,到时候也喊上我一个,你放心,妹妹我啥都懂,到时候我和雨儿俺俩专心捉鱼,不会去打扰你俩亲亲我我!”

“什么亲亲我我,你个死丫头,真是不知羞!”赵雪儿红着脸轻轻的啐了她一口。

张月儿哈哈一笑,故意打趣她道:“雪儿姐姐莫要害羞,你俩要是不亲嘴,哪里来的娃娃,对不雨儿!”

雨儿嚼着果子嘿嘿笑道:“对哦对哦,要亲嘴才能有娃娃!”

赵雪儿被她俩打趣的面红耳赤,急急忙忙的打断道:“你俩越说越不知羞,我不理你们了!”

说完就捂着滚烫的脸颊,扭着腰肢匆匆跑去。

时间如流水转瞬即逝,第一日狗儿与赵老丈一家人泛舟游湖,第二日登高望远,第三日逛了文庙,然后第四日,狗儿主动寻了赵老丈,俩人一同寻了家不错的酒楼,进了阁子就开始说话。

“赵员外,小子前些日子已经和您说过,我已经有意中人了!而且打算与她成亲。”